G点小说

永久地址 gdbook.xyz
广告位置: 全国招嫖APP TH101 推广赚钱

肉便器妈妈:生下你只是主人的任务(上)

阳光明媚的四月天,我坐在书桌前,整理着堆积成山的卷子,这是一个属于初三学子的日常。所幸我成绩很好,面临的升学压力要比别人小很多。



说到成绩好,这大概要归功于我的家庭教育。在我六岁那年,父母离婚了,我被判给了妈妈。他们争吵的话我已经没印象了。只记得爸爸冲妈妈大吼大叫,妈妈则是一脸轻蔑。我完全能理解他们离婚,毕竟和妈妈相比,爸爸还是太普通了。



妈妈的外貌丝毫不输娱乐圈的明星,标志的瓜子脸配上利落的短发,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与冷艳容颜相对的是妈妈那火辣到极致的身材,不仅前凸后翘,腰腿的线条更是优美异常。



有的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能力。妈妈就是这样的人,她是本市龙头企业的高管,手下管着一大票人,经常忙的脚不沾地。虽然没有空闲时间管我,但妈妈花大价钱帮我找了最好的辅导班,我平时的偷懒耍滑在她面前无处隐藏。妈妈一旦板起脸来配合她的美貌会产生强大的气场,足以让职场老油子战战克克,更别说我了。从小到大,我都将妈妈视作不可违抗的神明,在她的严加管教下,我有今天的成绩不算怪事。



收回思绪,我把卷子整理好,打算去妈妈房里找本书看。妈妈从来不让我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想放松一下的话只能去拿妈妈的藏书。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怪味。我有些奇怪,妈妈素来爱干净,这股怪味是哪来的,妈妈忘道垃圾了?我跑去检查房里的垃圾桶,当我看见垃圾桶里的东西时,我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身的血脉一下子就沸腾了。



垃圾桶里装着几坨手纸和用过的避孕套,之前的怪味就是垃圾桶里未干精液的味道!



我呆立在原地,大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妈妈交男朋友了?那个男人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已经操过妈妈了?我愣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仔细想想,像妈妈这么优秀的女人再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却我感觉很不舒服,像是心里空了一块一样。平时我可不敢在妈妈的房间里乱翻,但今天为了查出那个男人的身份,我仔细搜索了妈妈的房间。果然在床下找到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行李箱。



打开行李箱后,我又一次被震撼了。一件件性感的情趣内衣堆在一起,还有各种还没手掌大的情趣内衣,丁字,蕾丝,镂空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兔女郎套装和连体胶衣。



若是以前我跟不敢把我那高贵的女神妈妈和这些下流的衣物联系到一起,但现在事实摆在我眼前。我不禁想象妈妈穿着情趣内衣被男人按在床上爆操的场景,黑丝美腿被男人扛到肩上,骚穴被男人像打桩机一样猛干,至少有d罩杯的大奶子被肆意揉捏,单是短暂的幻想就让我的肉棒坚硬如铁。当然,以上只是我将妈妈带入av女主的无脑yy,毕竟我实在想象不出妈妈穿着性感内衣做爱的样子,而那个男人不仅看到了,还能亲自品尝妈妈的美,一股嫉妒的火在我心中燃烧。



我把妈妈的房间恢复原样,小心的退了出去。此刻我早没了看书的兴致,在房子里来回踱步坐立不安,心脏跳的想打鼓一样。妈妈等一下回来我要怎么面对她,旁敲侧击的问一下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这几个小时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随着高跟鞋的哒哒声由远及近,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



当我看见那个推门而入的依旧是我所熟知的妈妈时,我缓缓的输了一口气。妈妈的装扮和往日一样,五厘米的高跟鞋搭配半透明的丝袜,纯黑色的铅笔裙完美勾勒出妈妈丰满的臀型,上身是洁白的西装衬衫,整个人就是一个完美的职场丽人形象。联想到之前那一箱情趣内衣,我的肉棒瞬间勃起,所幸我的鸡巴很小,从外面看不出来。我低着头,不敢直视妈妈的脸。



妈妈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冷着脸问我:



“还没洗澡?你要不要看看现在几点?你明天不用上学吗?”



即使脸上有掩盖不住的疲惫,妈妈的质问依旧压迫感拉满,什么男朋友做爱的事我是一个字都不敢问了,灰溜溜的收拾衣服到浴室洗澡,一边洗一边yy着妈妈的性感美肉撸着快要爆炸的小鸡吧。



我从浴室走出来时正好看见从房间里出来打电话的妈妈;



“嗯……,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过几天就给他一个惊喜是吗。好,我知道了。”



妈妈和那人说话的态度很客气,甚至还有一点点献媚,脸上却带着期待的笑容。说起来,在我的记忆中妈妈似乎从没在我面前笑过,疲惫和严厉一直占据着她那张精致的脸。想到这,我突然没那么不爽了。一直以来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如果能找个男人帮她一起分担也是一件好事。



半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究竟是怎样优秀的男人能让妈妈把他带回家,甚至穿着情趣内衣来取悦他。强烈的好奇折磨这我,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在我心中成型。

我在网上买了几个偷窥用的微型摄像头,趁妈妈不在把它们安装在家里的各个地方。不得不承认,我对于妈妈的身体有着不和伦理的欲望,碍于妈妈的威严,我甚至连幻想一下都不敢。想到这我对妈妈被人操了这件事甚至有些庆幸,我终于有了一个发泄欲望的机会。



今天的课我是一点听的心思都没有,只想着快点回家欣赏妈妈的性爱表演。就连陈健洲来找茬我都没去搭理。



陈建州可以说是整个学校最让我恶心的人了,初一的时候我跟他因为一些事闹得很僵,争执到最后他骂我是贱狗生的,我当时就气炸了,结结实实的把他揍了一顿。事后校长把双方家长请到学校调节。妈妈听到这件事后俏脸冰寒,少见的盛装打扮了一番。到了学校后陈建州的叔叔和校长全被妈妈的气势震住了,有不少男生冒着被罚的风险趴窗户只为看我妈妈一眼。



一番交涉后,妈妈和他叔叔以及校长带着陈建州去医院检查,过了整整三个小时才回来。妈妈回来时面色发红,显然被气的不轻。由于妈妈的出面,学校才没有开除我而只是给了我一个处分。



当然,虽然学校没有重罚我,但妈妈这关就没那么好过了。她罚我足足跪了半宿,从此以后妈妈对我的命令就像天条一样不可违抗,



下了晚自习已经快十点了,等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睡了。为了保险我硬是熬到了十二点,才拿出藏好的手机跑到厕所。连上妈妈卧室摄像头的蓝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的睡颜。

绝美的面容,长长的睫毛,还有如天鹅一般优雅的颈部,仿佛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圣洁美丽。



我回过神,开始翻找今天的录像。当我看到到正戏的时候,仿佛是有一道闪电击中我的大脑,将刚才唯美的画面统统击碎。



一个谢顶的富态中年人走进妈妈的房间——那是妈妈公司的老板陈总——用狗链牵着一条美女犬。那个美人爬行的姿态极为熟练迷人,像一只优雅高贵的黑猫,脸上的表情却极端的崩坏淫荡,就像一条欲求不满的痴女贱狗。这个女人正是我的妈妈。



香艳的画面和荒唐的事实冲击这我的大脑,让我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有我下半身豆芽菜一般的小鸡吧兴奋的勃起着。



陈总大马金刀的坐在办公椅上,手上拿着黑色的橡胶皮鞭。妈妈跟着爬了过去,双腿并拢无比恭顺的伏跪在他的脚边。



陈总啪的抽打了一下地板,妈妈迅速直起上半身,屈臂摆出讨好主人的模样,吐出粉嫩的香舌哈着气,反应之快就像训练有素的忠犬。妈妈上身穿着半透明的黑纱,黑色的乳头若隐若现。陈总再抽一下,妈妈改用双手托住自己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扬起那张令无数男人疯狂的脸,目光迷离,一幅任君采摘的模样。



陈总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两根手指捏住妈妈的乳头用力揉搓,妈妈的表情愈发淫荡,妖艳的红唇中吐出诱人的呻吟,就这么简单的刺激对她来说就宛如毒品一样。陈总把手指伸进妈妈的嘴里让她吸允,感受了妈妈吸允的力道之后,陈总用拍了拍妈妈的脸,示意她可以开始正戏了。



妈妈爬过去解下陈总的皮带帮他褪下裤子,一根布满青筋的狰狞肉棒跳了出来。妈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马眼,一脸陶醉的含住了他紫红色的龟头,卖力的吞吐着他的肉棒。用力吸允的动作让妈妈浓妆艳抹的美丽脸庞崩坏成了一张马脸。



强烈的刺激让我再也无法忍受。我跪在马桶前,掏出自己的小鸡吧疯狂的撸动。这个屈辱的姿势能保证精液全部射在马桶里,省去了清理的麻烦。



妈妈熟练至极的口交让陈总迅速进入状态,陈总从椅子上站起来抱住妈妈的脑袋拼命的抽插,每一下都顶到了妈妈的喉咙深处。插了几十下后,陈总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巨大的肉棒一插到底,将精液注射到了最深处,即使是看上去身经百战的妈妈也不受控制的发出了干呕声,甚至又无处可去的精液从鼻腔里涌出来。



陈总抽出肉棒,刚发射过一次的肉棒依旧坚挺,龟头上还挂着精液和妈妈的口水。陈总用这根威风凛凛的肉棒指着妈妈的俏脸,用训狗的语气命令到:



”爬到床上去,让我看看你的骚逼。”



被陈总口爆后的妈妈全然没有了之前的优雅,连滚带爬的到了床上,用双手抱自己裹着黑丝的修长美腿用力向两侧拉开,向陈总展示着自己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的黑炭一样的烂穴。



陈总像一头狗熊一样扑了上去,一根巨屌毫无阻力的捅进妈妈那早已淫水泛滥的烂穴,妈妈发出嗷的一声浪叫。陈总调整好位置后腰部发力,像一台人形炮机一样冲撞着妈妈的烂逼,



“唔……哈啊……嗯啊啊啊啊”



妈妈在陈总的猛烈攻势下像是失去了最基本的语言能力,被陈总扛到肩上的两条长腿不停抽搐,一对大奶子被干的上下翻飞,潮红的脸庞毫无理智可言,崩坏的表情让原本的高贵优雅碎成了低贱淫荡。妈妈即使是妓女也应该是高档会所的顶级女王,现在却像一个廉价的野鸡。



陈总似乎用一个姿势操腻了,他抽出肉棒将妈妈整个翻过来,妈妈像是被草散架了一样任他摆弄。陈总将妈妈摆成狗爬状,一手拉着狗链一手皮拍就这么操起妈妈,他用皮拍重重的抽在妈妈雪白的肥臀上掀起一阵肉浪,兴奋的命令道:



“叫!叫给我听老母狗!”



“汪汪汪,主人射给我吧,把精液射在贱母狗骚婊子的烂逼里!”



陈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时不时的抽打妈妈的臀部和后背,惹得妈妈一阵汪汪乱叫。陈总的冲撞速度再次拔高,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来了,来了!操你妈的婊子给我接住!”



在陈总的怒吼中,浓稠肮脏的精液被灌注到我出生的地方,妈妈被内射的翻起了白眼,口水都从嘴里漏了出来,下身的烂逼洪水泛滥,再结合处下面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两人的淫戏还没有结束,从卧室操到了客厅,高潮一次比一次激烈,等到陈总穿好衣服离开的时候,妈妈已经被干的虚脱,趴着头着地高高的撅起屁股,上面胡满男人的精液,让妈妈的肥臀像一个美味的蛋糕。



看着妈妈那副两眼完全翻白舌头外吐的阿黑颜,我就这样跪在地上射出来四发,膝盖已经没知觉了,小鸡吧撸的生疼。当然,现在的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我的脑袋发木,行尸走肉般走回了房间。



我几乎一夜未眠,不断思考着一个问题,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那严厉而高傲的妈妈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对老板献媚的婊子。令我有些不安的是,我竟对陈总感到极度的嫉妒,我多想那个能在妈妈身上驰骋的人是我。



我将自己的形象带入到刚才的春宫戏,想象着我将自己的小鸡吧插进妈妈肥厚的黑穴。奇怪的是我不仅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反而还十分变扭。一想到我在即将插入时对上妈妈那张冰冷的脸,一股积压已久的恐惧就会攥住我的心脏。



“绝对会被罚跪倒死吧”,就在我这么想时,突然脑部出一幅画面:我一丝不挂的跪在地上,妈妈用穿着高跟鞋的黑丝美脚踩着我的废物鸡巴,用粗糙的鞋底摩擦我的龟头,用尖细的鞋跟踩我的睾丸。我刚才还筋疲力尽的鸡巴瞬间勃起了。似乎还少了什么刺激,对了!让妈妈的主人在后面操她,然后她一边被大肉棒操的神魂颠倒一边用脚底蹂躏我的肉棒。欲火又一次吞噬了我,我缩进被子里不顾疼痛开始了新一轮的撸管。

最后更新时间为:(2022-09-21)